首页 > 相册 > 行在西江千户苗寨

凯里吉泰酒店住宿一晚,次日早上(即旅途的第6天)退房,在附近吃过早餐后,于8:40分到达汽车站,只买到早上10点钟到西江千户苗寨的车票。在车站的售票处仅标出有5趟车去西江,后了解到,在旅游旺季发车班次增多,从早上8点到晚上5~6点,每1小时发1趟,车子为小面包车,乘客到齐即提前出发。我们所坐的班车于9:40提前出发,路况尚可,均为柏油路,公路均建设在山下,无明显的盘山路,行驶约1小时左右到达苗寨的寨门(该寨门位于山上,靠近观景台,此门为寨子的后门,而另一寨门即寨子的前门在早上较早时有迎客仪式),外地乘客下车购买门票,全票为100元/人,侄子半票,老爸免票。再上车,班车开到山下苗寨的小汽车站(仅能停靠几辆车,在苗江中学的球场边)。

(西江千户苗寨的前门)

西江苗寨位于贵州凯里的东南,从雷山路口折向东北,位于雷公山的东北面,距州府凯里39公里,是全国最大的苗寨,有5600多人,1250多户。所以称为“千户苗寨”。西江是苗语“鸡讲”的音译,意思是苗族西氏支系居住的地方。世居者均为苗族,自称“嘎闹”。西江苗寨位于雷山东北36千米处。千户苗寨四面环山,重峦叠嶂,苗寨依山而建,白水河穿寨而过,将苗寨一分为二,河上建有数座风雨桥。我们穿过靠近汽车站的风雨桥(即苗家人常说的寨子里的最后一座桥),走入苗寨的中心地带,先沿河边的游方街行走,一边走,一边寻找可投宿的客栈。只见岸边一长排3层高的楼房,较为豪华,楼下为餐厅、酒吧,没有网上介绍的带有“美人靠”的楼房(“美人靠”即为居住层的观景台,设有长廊、长凳,围有木栏,因苗家姑娘常在此挑花、刺绣,故而得名)。继往前走,来到广场,看到广场边的西江饭店,该饭店网上口碑极好,但饭店建于寨子中心的平地上,从酒店无法看到苗寨的全景,且房价可能较贵,没有选择。此时广场斜对面依山而建的众多苗家客栈吸引了我们,穿过斜对广场的风雨桥,来到山下摆卖小吃、工艺品的小街。因行李较多,难拖上石阶,让老爸在山下看行李,我和侄子上山挑选中意的客栈。从下往上看了5~6家,总觉不太满意,越往山上,客房和床铺越来越小,来到网上介绍观赏苗寨风景最佳的“西江月客栈”,可客栈的观景房多已被游客从网上预订,剩下三楼靠山的房间,有独立的卫生间,但打开窗户只能看到山墙,且没有自来水(二楼尚有水,可能因客栈位置较高,8月份正值贵州大旱,水压较低,水供应不上),无奈放弃。再回到靠近山下的“苗寨故乡楼”,其二楼每间观景房均设有独立的观景台,但从观景台不能看见广场和对面山上苗寨的全貌,很可惜;来到三楼,打开窗户,广场和苗寨的全貌尽收眼底,再考察了房间的设施,房间宽敞,为木质结构,虽然三楼没有观景台,但有独立的卫生间,有自来水,还有空调,条件还不错,就住这里啦。三人房没有卫生间,逐定了两个标准间,150元/间。

       此时已是11:40,广场上的民族歌舞表演已经开始(表演每天早上11:30、下午4点、晚上8点各一场,内容均一样,节目顺序可能会有所调整)。我们把行李往房间一扔,即赶去广场。此时广场已经被游客们围得水泄不通。表演极富苗族特色,有原生态的歌唱、舞蹈、树叶吹奏等,还有互动性节目。印象最深的是苗族小伙边弹奏乐器,边前后摆动脖子,且该动作一直贯穿整个舞蹈,据主持人介绍,常摆动脖子可预防颈椎病。精彩的节目赢得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和喝彩,表演持续了约1小时结束。

(广场上的歌舞表演)

时间已是中午12:30,我们已是饥肠辘辘,即随**顺着白水河往下游走,一边寻找饭馆吃中餐。此时所有的餐馆几乎都座满了游客,在一叉路口转入古街,见有较多的粉摊,老爸和侄子均不喜欢吃粉,只好继续寻找餐馆,终于看到一家餐馆有空余的桌子,即进去占领。点菜时不知如何下手,因苗家人喜好酸辣味,特色菜均放有辣椒,我们吃不了。老板介绍了一味“不辣”的特色菜肴——酸菜鱼。菜肴端上来时感觉是一盘大杂烩,色不诱人,香气全无,味更不能恭维,菜肴里的鱼不够鲜美,酸菜似乎腌的时间不足,还添加了一串串象小珍珠一样的白色小果子,一入口即麻辣得舌头动不了,简直没法吃。幸好还点了鱼香肉丝和青菜,还可以咽下饭。这一顿总共花了90余元。

       出餐馆,沿街有很多小吃和打糕,打糕都是在露天现打现卖,把磨好的粘米放在一长长的木臼里,用木锤锤打。几个游人在跃跃欲试抡木锤,可没几下即败下阵了,因粘米的粘性较大,没有掌握力度和时机,木锤很难跟粘米分离,需耗费很大的体力。做好的打糕煨在锅里,按游客买的份量勺出,表面洒点芝麻和花生等,类似于南宁的“驴打滚”。侄子买了几块尝试,我和老爸怕不卫生,不敢吃。再沿原路走回白水河边,往下游走,可能干旱影响,这一段的河水水量少,河床裸露。两岸的苗家客栈很多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客房出租。我们沿岸走到寨子的前门,该大门外有较大的停车场,有许多的旅游车和私家车停靠。门外有电瓶车行驶,以为是去观景台的,却被告知是出苗寨门的。不知出寨门为何还要乘电瓶车?反正我们不能乘坐就是了。再问清去观景台的方向和乘车点,被告知需走回头,走到最后一座风雨桥,即靠近小汽车站的风雨桥,在桥头有电瓶车的乘车点。我们再往回走,来到古街的入口,见一旅行团,即尾随前行,来到古街的中央,见到苗寨民族博物馆,凭进苗寨的100元门票即可入内,有免费的导游讲解。博物馆内有关于苗族的历史、迁徙、习俗、服饰、饮食文化的详细史料和珍贵的文物,还有苗寨吊脚楼建筑的微塑模型,使游客对苗寨有了深刻的了解,值得一看。走出博物馆,继前行,来到最后一座风雨桥,乘坐电瓶车到山顶观景台,车费5元/人,车行驶约5分钟,步行约20~30分钟。

(在观景台上看苗寨,左边空地为中心广场,右边空地为西江中学球场,其后为中学校舍,中间穿寨而过的为白水河)

      在观景台看苗寨,只见吊脚楼从山脚绵延近山顶,层层叠叠,颇为壮观。尤其近山顶的吊脚楼多建在70多度的陡坡上,房基以青石、卵石堆砌,木柱支撑,房梁、墙面均以枫木搭构,以榫头衔接,,历经百年不倒,令人称奇,被建筑界赞为“民族建筑之瑰宝”。在观景台下有一观景道,可从观景道抄近路到苗寨的前门。此时我想找一找苗王居住的苗寨楼,未找到(后从网上查获,苗王居住的地方为“鼓藏堂”,为苗寨长老们聚集议事的地方,鼓藏堂在白水河的北面,而观景台在河的南面,所以我们在南面找不到)。我们住的客栈位于观景台下不远处,从观景道的一小叉道口下山,七转八拐,小路没有栏杆,又陡又窄,较难走,但可近距离看一看吊脚楼。回到苗寨故乡楼,时间已接近14:30,我们还有田园风光,梯田未能观赏,我一直鼓动他们去看一下,但这一老一少均表示太累,不想再爬山,且当时艳阳高照,天气炎热,他们想窝在客栈睡懒觉。无奈少数服从多数,未再出门。

      睡到17:30,起床准备去吃晚餐,打开门窗,悠扬的歌声飘了进来,原来这是苗家姑娘们唱响的敬酒歌,歌声此起彼伏,悦耳动听,尽管我们听不懂她们唱什么,但能感受到苗家人的热情和深深的敬意。从网上曾查到在客栈里只要客人人数多,就可跟老板预订长桌宴,有苗家的特色菜供应。我们来到广场,歌舞表演结束后在广场摆起了圆桌宴,即把一台台长方形的桌子围成一大圆圈,经了解为某单位在此搞活动。此时宴会已经接近尾声,盛装的苗家姑娘和小伙子依次给客人敬酒,每给一个客人斟酒都唱一遍敬酒歌,一旁的苗族小伙子吹芦笙附和着,这样的敬酒方式由不得你不喝。我们在前寨门旁的一家土鸡餐馆吃了一盆土鸡,味道一般,还炒了一两个小菜,共花了130余元。苗寨的饮食较贵,长住的话会吃不消。

       吃饱喝足后,夜色已浓,来到广场,看了一会歌舞表演,即转去坐电瓶车,再上观景台看苗寨夜景。夜色中的苗寨同样气势不凡,只见寨子里家家户户的房檐下挂起了一盏盏风雨灯,似满天的繁星点点,熠熠闪烁;一座座风雨桥在明亮的灯火衬托下,廊亭依稀可辨,似银河中的座座宫殿;广场上灯光璀璨,人声鼎沸,歌舞升平。欣赏完夜景,再乘电瓶车下山,回客栈,洗漱完毕后安睡一晚。

      次日早上6点(旅程的第七天)起床,洗漱后打开窗户,趴在窗台上欣赏苗寨静谧的早晨。只见晨色朦胧,广场和游方街上空寂无人,白水河在静静地流淌,此时似乎只有远处枫林里已经苏醒的小鸟成为了苗寨的主角,它们亮着清脆的嗓子,似乎在呼叫着同伴们准备开始忙碌的一天,紧接着寨子里的雄鸡鸣唱起来,晨色越发明亮,吊脚楼顶升起了袅袅炊烟,太阳光芒在东边的山头越发强烈,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,苗寨热闹繁华的一天又将来临。




参与评论

他们说...

匿名